首 页最新动态吴学研究文学作品图片长廊书画作品文艺刊物文艺演出文艺评奖理论评论协 会人 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理论评论

潘小平:莫言为什么得诺奖

时间:2013-05-17 09:44:26  来源:  作者:

 20121011,莫言成功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消息如平地一声惊雷,不仅出乎全国人民的意料,也出乎莫言本人的意料。消息传出之后,官方马上给出解读: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迅猛发展,使中国文学迸发出巨大的创造活力,广大中国作家植根于人民生活和民族传统的深厚土壤,创作出一大批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优秀作品,莫言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莫言获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

莫言说:我获奖不是政治的胜利。

那么莫言为什么能获奖?莫言获奖究竟是政治的胜利,经济的胜利,还是文学的胜利,翻译的胜利?而这之前我们首先要弄清的是,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谁最具有获奖的可能性?

一、诺贝尔文学奖是个什么奖?

在这里,我们特指文学奖。可以肯定地说,诺贝尔是个欧洲奖,基本上是欧洲人的游戏,尤其是北欧人的游戏。

在众多诺贝尔奖项中,抛开“和平奖”,其他包括经济学在内,皆为科学类奖,得奖者的成就大都能采用客观标准进行论断,唯有文学奖属纯粹的人文范畴,基本依赖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具有极强的主观性。

而文学与其他艺术形式的最大不同,在于它完全依赖于文字,不同的语言文字,有很大的差异性,语言的距离越远,隔阂愈大。譬如,与汉语诗歌或日语诗歌相比,英国人或瑞典人肯定更容易接受德国诗歌,原因是文化背景更相似,更易理解,而翻译也更少丢失意义价值和审美价值。

基于对不同民族语言的归类,通过对1901——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奖情况的统计,得出如下数字:

1、日耳曼语族使用群体,是最大的得奖群体:日耳曼语族(包括英语、德语、挪威语、瑞典语等)的作家合计有52位,占全部107名得奖者的48.6%,接近一般数目。

2、罗曼语族是第二大得奖群体:罗曼语即拉丁语的日常方言,后来演化成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秘鲁作家略萨即使用西班牙语。罗曼语得奖人数33人,占全体得奖者30.8%

3、斯拉夫语族构成第三大得奖群体:得奖人数11人,占全部得奖者10.3%。斯拉夫语族的使用者位于东欧,数百年来深受西欧文化的影响,同属欧洲基督教文化,其中拥有4名得奖者的波兰语,更是长期处在德国影响之下,距离欧洲文化比较近。

综上所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集中在欧洲,而且主要集中在与瑞典语言文化比较接近的北欧。因此我才说,这个奖是北欧国家的游戏。自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于1994年夺奖后,诺贝尔文学奖几乎全由欧洲人获得,仅有两届例外。2009年,文学奖评审小组最年轻的成员,52岁的恩德隆在接任常任秘书一职时也坦承:“在大多数语种里……都有作家应获诺奖”,但由于评审小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欧洲,“更容易认同欧洲和欧洲传统的文学作品。”

二、不是政治的胜利,却是经济的胜利

我很赞成莫言的说法,他获奖不是政治的胜利。评委们把奖授予莫言,绝不是认同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但我个人认为,他的获奖和经济,和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却有着很大的关系。有统计数字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国家分布,与人均GDP呈正比,人均GDP越高的国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几率越高。你所在国家的经济实力越强,对外的文化影响力就越大,辐射力就越强,国际关注度也就越高。

1968年,川端康成以《雪国》《古都》《千只鹤》三部代表作,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皇家文学院给出的授奖辞是:“川端先生明显地受到欧洲近代现实主义的影响,但是,川端先生也明确地显示出这种倾向:他忠实地立足于日本的古典文学,维护并继承了纯粹的日本传统的文学模式。在川端先生的叙事技巧里,可以发现一种具有纤细韵味的诗意。”川端个人认为,他的获奖“第一托日本的传统的福,因为我的作品表现了日本传统。第二托各国翻译者出色翻译的福,但用日语审查会更好。第三托三岛由纪夫君的福,他前年便进入候选人,因为太年轻不行,所以才让我碰上了。”但不可否认,诺奖关注到亚洲,关注到日本,和当时日本经济的腾飞,绝对有关系。1964年东京举办了奥运会,四年后,也就是川端获奖的1968年,通过1960年代的高速经济增长,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1980年代,日本制造的汽车和电器在全世界通行无阻,东京指数达到了惊人的38915点,东京地价达到顶峰,银行开始追着企业放贷,日本成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三菱公司以14亿美元购买了美国“国家的象征”洛克菲勒中心。竹下登内阁施行“家乡创生一亿”政策,直接分钱给各个市町村。而分到了一亿町村,却不知道把钱花到哪儿。于是只能拿来打造纯金偶人、纯金兽头瓦,装饰在办公室里。但这又带来失窃的担忧,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有些町村甚至把打造好的纯金物品,直接扔到了海里。日本经济的崩溃,始于19903月的地价突然下跌,这导致了日本经济的整体滑坡,继而导致金融危机。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诺奖把文学奖授予川端康成,和今天中国的情形极为相似,没有经济的崛起,世界不会关注中国,更不会关注中国作家。

但中国作家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为什么只有莫言获了奖?

三、莫言写法基本符合华人作家获诺奖的六大条件

高行健获奖后,有中国学者和唯一懂中文的评委马悦然,探讨高得奖的原因,总结出华人作家获奖的“六个基本条件”:第一,要写乡土(中国人的文化土壤);第二,要用现代主义手法(和世界“纯文学”对话);第三,要写“文革”(发生在中国的世界性事件);第四,异见分子,批判政府(对所谓非民主的社会制度有挑战);第五,要有好的英文、法文、瑞典文翻译(技术上可赢得更多评委);第六,要在中国以外获奖或有好评(参考不同政见的文学评论)。莫言写法就基本符合了这些条件:第一,《红高粱》是写乡土的;第二,写法上是现代主义手法,魔幻现实主义;第三,从《透明的红萝卜》开始,一直到《蛙》,莫言都在写“文革”;第四,有好的翻译。在跨文化时代,语言翻译在不同文化的沟通中,越来越显得重要。诺贝尔文学奖瑞典籍评委马悦然早就指出,缺乏好的外文译本,是中国文学进入诺贝尔文学奖视野的很大障碍。对莫言获奖起了重要作用的瑞典文译者陈安娜,是马悦然的学生,也是位汉学家,特别是她的丈夫万之,是位通外文的中国诗人;第五,在海外获过奖,曾获美国2009纽曼华语文学奖,《生死疲劳》获得了香港的“红楼梦长篇小说奖”,奖金30万。

按照上述六个条件来看莫言,唯一不相符的,就是莫言并不像高行健那样,属于“政治异见分子”。但《蛙》对计划生育的表现,比较符合“海外视角”,而《生死疲劳》批判土改以来的农村政策,也可以说是比较尖锐。

当然除了这“六个基本条件”,有时也有偶然因素。高行健的《灵山》是写大西南,主人公流浪川贵,正好马悦然教授几十年共患难的夫人是四川人,马悦然自己亲自翻译《灵山》,很多乡土民俗细节都得到他夫人帮助,无疑增进了对高行健小说的感情。高当年流浪西南,绝想不到有后来,这纯属偶然。

如果说高获奖得益于马悦然,莫言则得益于大江健三郎。大江是1994年的诺奖得主,与莫言神交已久,曾相约互访彼此的出生地。2002年春节,大江按约定来到了莫言的“文学的王国”山东高密东北乡,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探讨共同的心灵故乡。莫言对大江的评价:“一个关注现实并勇于发言的知识分子型作家,也是一个在需要的时候敢于拍案而起的斗士。”如果说川端康成的文学表现了美,大江健三郎的文学则表现了战斗。大江自己也一再表示,自己从少年时代开始,六十多年来一直崇敬鲁迅:“阅读鲁迅已经伴随我的一生”。大江在斯德哥尔摩发表诺奖演讲词时的题目是《我在暧昧的日本》,与川端康成的《我在美丽的日本》形成对比。

2002年,大江来华,在莫言家吃饺子过春节,预言莫言在中国作家中最可能拿诺奖,十年之后,预言成真。

四、莫言显示了中国文学巨大的创造活力

莫言获奖,举国沸腾,各种议论,甚嚣尘上。我的博客里,就有我高研班的学员,对他进行激烈的否定,认为他的语言破坏了汉语的美感,还有的人认为他是一个带有半官方色彩的作家。较为激烈的是许纪霖,虽然他说“我个人不喜欢莫言的文学风格,但超越个人的品味偏见,我愿意承认,他是当代中国的文学巨人”,但他同时指出,“文学家不可以超越道德。”他说的道德,是忠诚于自己的文学信念和价值信念。这主要是指抄写《讲话》。他认为,如果莫言像一些左派作家那样,真诚地信仰《讲话》的精神,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他虽然不同意他的观点,但他同样在人格上尊重他。但莫言显然不是,这就牵扯一个对内心的价值是否真诚的问题。

但也有人在网上,强烈要求许纪霖道歉,甚至对他进行漫骂。

我个人也不喜欢莫言的作品,我主要是觉得它太血腥、太暴烈、太扭曲、太残酷,另外,语言也缺乏汉语应有的美感。如果要我选择,我会选择余华,而不是莫言。

但我仍然赞同诺奖评委们的选择,因为把这个奖授予莫言,是肯定中国文学发展的巨大的创造活力。

瑞典文学院授予他的颁奖辞:“通过融合幻想与现实、历史视角与社会视角,莫言创造了一个复杂性堪比福克纳和马尔克斯的作品世界,同时从中国古代文学和口述传统中找到了一个起点。”评委会称他“将梦幻般的现实主义和民间传说、历史和当代相融合。”

莫言的文字,抒写发自肺腑的快乐和存在主义的困惑,笔下人物往往鲜活生动,夸夸其谈。他早年的作品坚持直白的叙述结构,以生动的描写和粗俗的幽默见长。后期更勇于尝试变换讲述者的身份和采用天马行空的叙事风格,被称为“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

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长恩隆德说:“他的写作方式是如此独特,只要你阅读半页莫言的作品,你就能马上意识到这是出自他的手笔。”

莫言获奖,不管收获的是鲜花还是荆棘,是掌声还是骂声,是致敬还是斜睨,都不妨碍莫言成功矗立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里程碑,它象征着中国当代作家和中国当代文学,已经获得了世界的关注。

五、娱乐的时代,被娱乐的莫言

有人盲目乐观,放言莫言获奖给中国文学、给中国作家带来了希望。莫言获奖后,他的书被一抢而空,但在他的书旁,许多优秀作家如史铁生、王小波、张承志的著作,却是一本未动。更加难堪的,是诺奖公布以后,莫言成为网上恶搞的对象,文学也再一次沦为小丑。

一个段子广为流传:

鉴于莫言的成功,有人建议由莫氏家族担任新一届党政要职。其中:外交部长莫软,国防部长莫怕,财政部长莫贪,国税总局莫愁,组织部长莫牛,宣传部长莫吹,计生委主任莫生,交通部长莫堵,教育部长莫愚,文化部长莫傻,新闻部长莫假,发改委主任莫涨,统计局长莫水,证监会主任莫跌,人民银行行长莫印。

还有的把莫言作品串串烧,很黄很暴力:《春夜雨霏霏》,《我们的七叔》哼着《天堂蒜薹之歌》,从《酒国》出来,将《怀抱鲜花的女人》按在《红高粱》地里,用《拇指铐》在《白狗秋千架》上,摸遍《丰乳肥臀》,掏出《透明的红萝卜》,在《蛙》声中打了《四十一炮》,极度《生死疲劳》,短暂的《欢乐》,换来的是《檀香刑》。

不仅是网上,现实中对他的消费更疯狂:有卖签名本的,有抢商标的,有拔萝卜求文曲星的,有招商引资的……在莫言的老家高密,火烧和烧鸡都标注上了莫言的简介,莫言餐馆、莫言洗脚城、莫言保暖跑鞋、莫言新款韩版情侣套装、莫言款欧美简约风平底真皮女单鞋等等,层出不穷。甚至有传言,他的家乡高密要给他投资⒍7亿元,种一万亩红高粱。整个高密市都在给莫言挂横幅,文化馆里的横幅上写的是:莫言获大奖,中国很高兴!

两年前,莫言在上海书展上说,自己的《丰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劳》都是理想的电影故事,他甚至表示愿意亲自操刀做编剧。但没有导演接他的茬儿。而现在,跟他谈合作的影视公司已经不下30家,最低门槛是1000万元,而且有望突破2000万元。有媒体统计,海内外的版税加上影视改编的费用,到明年这个时候,莫言可能会有两个多亿的进账。

但这并不代表,中国文学从此走进“井喷期”,莫言获奖的新闻亢奋期一过,整个社会又会回到从前,无论谁获奖,获什么奖,中国文学再也回不到1980年代的高洁、美好、激情和纯粹了。

20121011傍晚,640分,天已经黑了。莫言的妻子杜芹兰刚把葫芦馅儿的饺子下了锅,莫言就接到了瑞典文学院常任秘书彼得·恩格伦的电话。二十分钟后,莫言得奖的消息公布了。莫言在电话里对恩格伦说,自己的心情是“惊喜和惶恐”,但后来从英文报道转译过来的词,却变成了“狂喜和惶恐”。

外面有人在喊:“当年咱爷爷就在这桥上打败了鬼子,今天莫言又赢了一回日本人!”这里,日本人指村上春树。

当晚,高密市领导宴请莫言,11点多晚宴结束,众人走出酒店,夜空中放起了烟花。《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这样描述道:“人人脸上洋溢着兴奋之情,反倒是莫言,仰头看着五彩烟花,仿佛陷入一种游离于外的沉思。”

那一刻,北京的大小书店,正忙着把村上春树的作品下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