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最新动态吴学研究文学作品图片长廊书画作品文艺刊物文艺演出文艺评奖理论评论协 会人 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学研究

三分诗七分读

时间:2012-06-18 12:45:06  来源:  作者:

王宗成 

 

范进中举,喜极而疯;胡屠闹捷,世态炎凉。《儒林外史》中这些情节,充分展现了吴敬梓作为一个叙事文学大师,那洞幽烛微的艺术眼光,和穷形尽相的文字表现力。写出来的部分,固然淋漓尽致,令人击节;而蕴含在情节和细节里的那些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其实更加有趣,更加意味深长。

范进中了举。范进的文章究竟怎样?中举那回的文章吴敬梓没让它发表,而进学这回,是周进主考,详细写了周进读文的全过程,就很值得玩味。

周进其人,前书有交待:考了一生,秀才都不是,临老用头撞贡院号板的悲剧情节,募得乡试入场资格,然后才一连高中而放一任广东主考的。他在上任时的心理准备是:我在这上头吃苦久了,如今自己当权,须要把卷子都要细细看过,不可听着幕客,屈了真才。周进的这种吃苦久了细细看过的指导思想,是范进的卷子第一眼没被淘汰的心理前提。

范进进场时,周进看他:面黄肌瘦,花白胡须……穿着麻布直裰,冻得乞乞缩缩……周学道看在心里,封门进去。交卷时再看范进,那衣服因是朽烂了,在号里又扯破了几块。周学道看看自己身上,绯袍金带,何等煇煌,再一问,原来范进已经五十四岁了。物伤其类,周是暮年登第,九死一生,范是老而在考,前途无望。我荣彼辱,庆幸万分;居高临下,援手不难。同情心不免油然而生,这是周进看范进文章的一个重要的非智力因素。

当然,感情还不能代替政策。周进看范进的文章,第一遍的感觉是:这样的文字都说的是些什么话!这是小说欲扬先抑的必然。一眼看中,既不成艺术,更不是吴敬梓。好在又坐了一会,还不见一个人来交卷。于是才有了周进的看第二遍。

实话说,天下最无聊的时间就是监考。何以打发无聊?只好把范进的卷子再看一遍。无聊中看文字容易入眼,就像我们蹲在厕所里,穷极无聊,会把一张废报纸从头仔细看到尾,往往还能看出一些东西来。这次,从头至尾,又看了一遍,果然觉得有些意思了。

如果周进此时就判,根据前文的心理铺垫,范进也能进学,但名次不会太高。谁知此时魏好古出现了,情节于是发生了一个重大转变。

魏好古学问不行,后文借僧官慧敏的口揭露他,替人做了一个荐亡的疏,倒是别了三个字,但却颇染上些假名士的习气。他交卷时要逞才,卖弄说:童生诗词歌赋都会,求大老爷出题面试。他不知这句话犯了大忌。当时的风气是,除了八股文,没有第二种学问。周进先是受害者,终成得利者。他引以为荣的是自己锲而不舍凭本事考上来的,他赖以立身的价值观念和视若圭臬的学术尊严,怎容得一个童生的轻慢?所以立时变了脸当今天子重文章,足下何须讲汉唐!像你做童生的人,只该用心做文章,那些杂览,学他做什么?况且本道奉旨到此衡文,难道是来同你谈杂学的么?痛斥魏好古:看你这样务名而不务实,那正务自然荒废,都是些粗心浮气的说话,看不得了,左右的,赶了出去!几个如狼似虎的公人,把个魏好古一路跟头,叉到大门外

给魏好古这么一闹,回头再对照范进,就显得范进那么务实、本分、忠厚、执着、可怜甚至可爱!再看范进的卷子,才觉得是天地间之至文!真乃一字一珠!细圈密点,取了第一。就这样,魏好古成了范进考了案首的不可或缺的催化剂。

都说的是些什么话,到天地间之至文,衡文的结果竟然是如此的天悬地殊。是不是范进的文章真的深奥,周进非三读不能看透?不是。范进的不通,后文有补叙,比如在高要县打秋风时,和着张静斋胡扯刘基是洪武三年的进士,后来当主考时遭调侃,不知世上有苏轼其人等等,都是明证。关键是周进的阅卷心理,在一系列背景、情节、细节、氛围的铺垫中,微妙地完成了一次重大的转换。

范进虽然不知道苏轼,但苏轼的一句话却对范进的进学有绝妙的解释,那就是三分诗七分读。吴敬梓洞明世事,练达人情,用极其准确的艺术逻辑,对范进的进学和后来的中举,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释。作品的可读性不在于写出了多少荒谬,还在于写出这种荒谬是合乎什么样的逻辑而存在于生活之中。这样的批判,由事到理,才称得上入木三分;这样的作品,引导人们由现象到本质,才是名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