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最新动态吴学研究文学作品图片长廊书画作品文艺刊物文艺演出文艺评奖理论评论协 会人 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吴学研究

故土易舎 乡情难移

时间:2012-06-18 12:49:24  来源:  作者:

 

1733年春节后第四天的清晨,春寒料峭,太阳还没有从河面上升起,新婚还没有满三年的吴敬梓和他继娶的夫人叶氏,带着他14岁的儿子吴烺,从襄河上登船,举家迁居南京,“百里驾此艋艇,一日达于白下。”从此离乡背井,开始了他下半辈子的人生苦旅。次年,他“悲切怨愤,涕唾流沫”,写下了自传体的名篇“移家赋”。

在“移家赋”中,他说到了吴家祖祖辈辈从盛到衰的全过程,更谈到了他离开家乡时内心的痛苦和郁闷。他一步三回首,内心忍受着巨大伤痛,故乡在于他,毕竟是生养他并且曾经令他为之骄傲的地方。在“移家赋”中,,可以看到他移家的最直接的导因是家族为争夺遗产而反目成仇,“兄弟参商,宗族诟谇。”以及他与那些士大夫文人们的格格不入,而他,并不想因迎合他们而违心地改变自己。

但是,一经远离了故乡以后,他内心中的恋乡情结却很快地随着时日又涌现了上来。对于故乡的一草一木,对于故乡亲人们的思念,正如人们通常所说的,“只有失去后才感到可贵”。在后来的《文木山房集》中,有许多篇章都抒发了他强烈的恋乡情结。有些诗篇,让人读来,真有催人泪下之感,如“过金舅氏五柳园旧居”,“丙辰除夕述怀”,“全椒道上口占六首”,“哭舅氏”,“挽外舅叶草窗翁”,“减字木兰花”等篇章,让人无不深切感受到吴敬梓那种故土易舍,乡情难移的心情。这完全是不争的事实。

但是,现在南京却有某位先生却完全无视这个事实,为着某种目的,完全抹杀吴敬梓对家乡的一片深情,说他是一个痛恨家乡,痛恨家乡人的人。为了证明这一点,这位先生还曾当着全椒人的面在大庭广众之下举出个两个例子,一是说吴敬梓在他的《儒林外史》第四十六和四十七回中写到了“五河县势利熏心”,说五河县当指全椒县,写到的那个虞华轩就是指吴敬梓自己本人,他“是一个非同小可之人”,“自小七八岁上就是个神童”,到了二十岁“学问成了”。不但这些都能和吴敬梓对上号,并且祖祖辈辈和吴敬梓一个样,官宦门第,科举世家,“真是个大家”。说到这儿,总算带出了关键一句话:“无奈他虽有这一肚子学问,五河人总不许他开口。”大家看看吧,吴敬梓之所以不愿再留在故乡,就是因为乡里人太势利,看他不怎么样了,便都不许他开口了,全椒无容人之地了,所以他才不得不搬到我们南京来住了。但毕竟虞华轩并不是吴敬梓,单凭这一点好像份量还不够,还不能把人蛊惑倒,所以又千方百计翻出了一个例子,说你们全椒有个叫郭肇璜的,和吴敬梓很有交往,两人都恨全椒人,你们看,郭和吴来往的行文中就有“桑梓清流贱”这句话,看吧,你们全椒人自己骂自己全椒风气坏,人又势利,我不是凭空捏造诬陷你们全椒人吧!

众所周知,要想蛊惑人心,一个被人常用的伎俩便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法。这一伎俩尤其对于不知底细的人还特别有效。把吴敬梓和郭肇璜对故乡人中的一些势利小人的憎恶“不及”到所有故乡人的头上,这不能简单地看着是犯了逻辑思维推理的低级错误,而是为了要达到某种目的而采取的别有用心的手段。那么这个目的是什么呢?

原来,很长一个时期以来,此公一直千方百计要全椒人去迎合他的一个所谓新考征论点,而根据这个似是而非的论点,吴敬梓不但舅舅变成了南京人,连吴敬梓自己也成了南京人。这一来,他不但在“抢夺名人”之战中成了南京大功臣,并且他在学术界的地位也能借此见风而涨。他立马就可以头抗抗地对那些与他争辩的专家们夸口说:“怎么样?不是吹的,我的观点连全椒人都认同了,现在都给我闭上你们的嘴吧!”这位先生也许什么都好,只是有个小毛病,就是心胸有点狭窄,对全椒人没有老老实实跟着他的指挥棒转,他一直耿耿于怀,他在背后不只对一个人发牢骚,说全椒人势利,看不起他,只因为他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教书先生。真是天地良心!在他目光中,全椒人就是如此之势利。

不过,讲到底,这还是个学术问题,“双百”方针之下,谁也不能拿胶布把他的嘴贴上。而学术界如有法庭,好像也不会傻到拿他的推断当成实据,判个一锤定音的终审判决。只是,此公2001年对全椒人有一次大失态,所以后来再也 没有看到他堂而皇之地跑到全椒来摆弄他的大专家架子了。好吧,他不来,全椒人照样也没有吃带毛猪。好了,我们也并不想把笔墨和时间再瞎花在这位贵人身上了,有时间还不如我们还回到正题,来读一下吴敬梓的诗“全椒道上口占六首”,好从中领略他的故乡情结:

山凹晓日上三竿,  兰渚停舆露未干。  乍暖已教衣絮, 那知江店尚春寒。

乌犍稳卧闭柴门,千树桃花又一村。 翻眼阳禽声聒耳, 春原无处不消魂。

海燕初来塞雁归,杨花风满杏花飞。 几年白社疏行迹, 老树今成四十围。

榆甲雨过春水平,村原无复桔槔声。 年来料得多丰稔, 墙角先看荠莱生。

湔裙村女集方塘,钗焰波光间日光。 为听窃指枝上语, 相邀同赛马头娘。

旧水何堪饮社翁,兼旬兀坐雨声中。 因过村舍知春尽, 渐见含桃火齐红。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